中共潮汕特委机关的这个特殊家庭


  抗日战争胜利后,为了加强白区与城市的领导,中共潮汕特委决定从流动不定的游击区迁入汕头市,并派特委宣传部部长吴健民来汕筹建。又分工特委书记林美南仍驻三线梅县乌廖沙,副书记曾广进驻一线汕头市,特委组织部长吴坚为二线住揭阳炮台,分别开展工作。吴健民利用原隐蔽在汕头的张明(原抗日韩江纵队一支队党代表兼支队长周礼平遗孀)和早从澄海调来的革命母亲李梨英组成的家庭,曾广来汕头后就隐蔽在这个家。他们先是在共和路华龙里8号设立党的秘密领导机关。1946年10月,曾在上述地点进出联系过的中共党员林青苑在潮安被捕入狱。为防万一,特委机关转移到八角亭韩堤路7号。1947年7月5日,澄海发生“四陈事件”,4位地下党的领导不幸被捕入狱。其中就有陈焕新,他曾来往于特委机关,且有明显的瘸腿特征。为保证安全,特委机关又从韩堤路搬至外马路联和里海旁一巷2号一家洗染坊的楼上,继续隐蔽。
  潮汕特委机关这个“家庭”,对外称姓陈(下面为方便行文仍用真名表述),户主李梨英、大儿子曾广、大媳妇高梧清、二儿子吴健民、儿媳妇方蓝、女儿张明、外甥女陈锦、侄儿陈焕新、外孙周海俊(周礼平遗腹子)。1948年从泰国回来留在汕头工作的郑瑁(汕头市地下工作团第一团代理书记)也认李梨英为义母。对内成立了以陈锦为党支书的特委机关党支部。这个特殊家庭以经商为职业掩护,表面看是个“殷实人家”。户口簿上登记的有合理的姓名和关系,但其实这9位成员就有8姓,来自5县7个家庭,他们不仅姓氏不一致,口音不一样,面孔也不相像。但在潮汕特委领导人的直接指挥下,严格遵守党的工作纪律,形成一个战斗集体。在敌人严密控制的户口制度下,找不出半点破绽,圆满地完成了党所交给的各项任务。
  这个“家庭”的任务——
  首先,隐蔽机关,掩护领导人的活动。住机关同志把保密和隐蔽作为每个人的首要任务,他们不论从家里的摆设到言谈举止、服装打扮,都要求恰到好处。为了机关和同志们的安全,他们尽力做到职业化和社会化,也搞过由地下党员郑礼和供应的鸡毛掸加工,张明到织袜厂做工并领袜来加工。个别人口音或外貌特别,易惹人注意的,李梨英就通过与邻里拉家常委婉掩饰释疑。如曾广讲话时带浓重的客家口音,她就有意识地告诉邻居,“大儿子从小过继到丰顺汤坑客家地区给姑母做儿子,近年才回来和弟弟一起做生意”。由于群众工作做得好,人们也深信不疑。为了搞好邻居关系,有一次,吴健民从香港开会回来,西装革履,俨然是个香港客商,还带回一些糖果,母亲就挨家逐户分送,邻居都夸阿姆人缘好,有福气。
  其次,掩护特委会议,保护过往负责同志。为了党的领导机关免遭破坏,这个特殊家庭,对党内外都是绝对保密的,只有几个主要领导才能在此开会或过往。1946年5月底,林美南和特委委员方东平从梅县来到汕头,并在华龙里召开特委会议。会上宣布中共广东区委调林美南方东平到区党委工作,曾广继任特委书记,同时研究确定韩江纵队参加北撤人员名单。为了掩护会议顺利进行,李梨英和张明就在门前边做手工边望风放哨。1948年11月,中央军委派铁坚为闽粤赣边纵队副司令员,铁坚先到香港分局。年底,铁坚和中共闽粤赣边党委妇委书记张招弟及同到香港分局汇报工作的吴健民一起,从香港来内地经汕头,就由这个“家”接待,并安置到升平路5横街5号楼下联络站郑礼和家过夜。还由张明先行探路联络,然后安全地护送他们到潮安东江地下交通站,再由武工队护送上凤凰山。铁坚后来在《粤东之春》一文中曾这样写道:“尽管当时‘闽粤边区剿匪总指挥’喻英奇在汕头设岗布哨,戒备森严,可是我们不仅能安然通过汕头港,还住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可见潮汕地下党的机智勇敢与组织工作的周密和巧妙。”
  再次,做上传下达的通讯联络工作。由于有了这个“家”做掩护,使潮汕党领导的机关始终保持同上级的联系,并通过地下交通站,沟通大北山、大南山、凤凰山等革命根据地,传递指示和情报。特别是1947年曾广和特委领导机关撤离汕头到内地领导武装斗争后,对汕头的联系工作,又由这个“家”负担起来。陈锦和张明都是特委机关政治交通员,只要一有任务就奔波往返于革命根据地之间。她们有时打扮成家庭妇女,有时装扮成阔太太,坐轿过岗哨,闯过戒备森严的要道,勇敢机智地应付哨兵的盘查;有时还昼伏夜行,小心翼翼地通过敌我边缘的缓冲区。就这样奋不顾身地完成一次又一次的递送任务。1947年7月“四陈事件”发生,吴健民在澄海,就是通过这个“家”,将讯息迅速地传给曾广的。1949年9月汕头临近解放前夕,张明把由汕头地下工作团张文序通过内线从敌人手中搞到的很机密的《汕头市防御工事图》装在热水瓶隔层,打扮成回乡探亲的中年妇女,过山涉水,绕小道,在边纵二支队司令部派来接应的武装护送下抄捷径,及时把这份极机密的军事要图送到大北山,使作战指挥机关对汕头的军事构筑设施和兵力部署了如指掌,对部署解放汕头发挥了重要作用。当汕头解放时,不少首长和战士来探望革命母亲李梨英时,曾隐蔽着的人员也穿上解放军制服,邻里见了都感愕然,奔走相告。
  可以说,解放战争期间,隐蔽在汕头的特委机关的这个“特殊家庭”,在特殊的条件下,为革命斗争做出了特殊的贡献,功不可没。



你是本文的第242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日报”2018、9、9
作 者: 秦梓高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彭象升的文物情结
  • 下篇文章:多积芝麻好榨油——李廷波潮剧音乐作品赏析
  •  □- 相关文章

     中共潮汕特委机关的这个特殊家庭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