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9年,汕头接待了一位美国前总统

  几个月前,我在网上偶然看到一幅与汕头有关的图片,其英文说明指出该图片系《格兰特将军环游世界》一书之插图,并用若干关键词点示该书与此图片相关部分内容,其中有“游览”“汕头”等字样出现。显然,这里面隐藏了一段大众未知的汕头历史趣闻。于是,我请在香港的家姐到图书馆寻阅此书,结果找到了此书2002年发行的简缩版,其中只有一句提到汕头,说格兰特将军的船从香港到上海途中到访过汕头和厦门,没有更多的细节。图书馆管理员告知,此书1879的首版内容要丰富详尽得多。
  尤里西斯·辛普森·格兰特(1822~1885),美国军事家、陆军上将,共和党人,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从西点军校毕业的总统。格兰特在美国南北战争后期任联邦军总司令,屡建奇功。1869年3月至1877年3月担任美国第18任总统,连任两届。卸任后,从1877年5月到1879年9月,格兰特携夫人及小儿子先后访问了欧洲、非洲和亚洲各国,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远涉重洋访问非洲和亚洲的卸任总统。1879年5月至7月,格兰特访问了中国,行程始于香港,先后游历了广州、澳门、汕头、厦门、上海、天津、北京、烟台等地。中国对其来访十分重视,虽然他已卸任,但到达广州、上海时,两地仍以欢迎国家元首的仪式欢迎他,炮台鸣礼炮21响,两广总督刘坤一、上海道台刘瑞芬及中西各界人士分别在两地盛情款待了这位美国前总统。在天津,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与格兰特进行了两次晤谈,据报载,二人谈话关涉广泛,如两国舆地人口、中国赴美留学生问题等。李鸿章还就日本侵占琉球一事,请格兰特在游历日本时从中调处,使双方“免致开衅”。事后格兰特特意为琉球一事与日本高层进行多次交流。
  格兰特来华之行受到当时报纸媒体的关注,比较有影响的《申报》《字林西报》等均对其行踪有连续跟踪报道。可惜笔者所能参阅到的资料中,没有出现格兰特到达汕头的任何报道。
  近日,笔者得郭甦先生帮助,终于对当年格兰特来汕情况有了进一步的了解。郭先生在1879年出版的《格兰特将军环游世界》一书中查阅到了一段对当年格兰特游览汕头情况的简短记述。郭先生有丰富的潮汕近代题材翻译经验,他提供了该段英文的中文译文:
  “五月二十八日上午(此处日期有误),我们来到汕头。根据额尔金勋爵所签条约(指《天津条约》),规定数处口岸,向各国门户大开,汕头为其中之一。中国炮台鸣炮为礼,进港的各项事宜,一一布置停当。我国代领事林四舍先生登船,迎接格兰特将军,在他的陪同下,我们上岸,在这破旧的中国城镇七弯八拐地走,花了一个小时。街道狭窄,恰逢一群流浪艺人,也许是两个,当街搭起了棚,正在演木偶戏,这让我们通行更为困难。‘番鬼’的出现,把他们的表演给搅黄了,因为观众都不听曲,不看戏了,跟着我们走遍全城。下午,我们告别主人,生火起航,炮台鸣放数响礼炮,在隆隆的礼炮声中,我们离港前往厦门。在汕头的时候,当地长官正式会见了我们,他称,上峰有令,要对格兰特将军格外地在意。按该国习俗,正式会面的时候,要送一份礼物。最实用的礼物莫过于食品了,他带来的礼品有1头活羊,6只活鸡,6只鸭,4只火腿。该长官与格兰特将军交谈时,这些活物就在屋外。将军只好收下这些礼品,将这些家常之物交给手下。”
  这段不长的文字让我如获至宝。但是不久,我从当年上海《申报》的新闻报道中发现原著这段记述中,格兰特抵汕的日期“5月28日”明显有误,因为他抵沪日期为5月17日,而行程中沪为汕之后站。依据原著记叙及格兰特当年所乘的美国军舰“阿什洛特”号的行程记录,格兰特是5月12日上午乘该舰离开香港直航汕头的,当天天气正常,以该舰航速8节(每小时8海里)测算,可以确定格兰特13日上午抵达汕头。格兰特将军当天下午就离开了汕头,乘舰经厦门赴上海。5月16日,他在接近上海的海上写给两广总督刘坤一的回信中提到了汕头:“在离开香港对天朝进行更多的访问之前,我愉快地拜读了您热情友好的来信,收获了阁下及广州各位大人对我及我的夫人的良好祝愿。随后,我很荣幸地访问了在阁下的政府管辖下的汕头和厦门(原文如此),在此两地,如同在广州一样,我们都得到了隆重的接待。此趟中国之旅,在您所主政的地区里的愉快历程,以及您的盛情款待,将为我和伙伴们留下非常美好的记忆。(笔者依据原著意译)”这段话虽然属客套话,但是也可以大致说明,格兰特当年在汕头也是受到相当隆重的接待的。
  该书中有两幅与汕头相关的插图,与书中大量精美的插图一样,都是摄影版画,就是以照片为母本制作的版画。那个时代,照相机拍摄下的影像主要借助于成熟的版画印刷术传播。书中很多插图里有格兰特将军的身影。与汕头相关的有一幅说明是“中国的木偶戏”,配应书里提到的汕头的街头木偶戏;另一幅注明是汕头,看出摄于礐石山上,图中人物很小,虽然书中没有提及,但此图有可能是格兰特当年游览礐石,并登高眺望汕头全景时的留影。
  1879年,汕头开埠已19年,虽当时在该书作者眼里,汕头还是一座不起眼的城镇,但毕竟是正式开放的通商口岸。这一年,汕头口岸进出口总额已达白银2042万多两,入超831万多两。国内航线仅英资企业太古洋行往返于汕头与牛庄之间的轮船就有6艘。通过汕头口岸出入境的旅客也已相当多。是年汕头豆饼厂开工,为民族工业在汕头之开端。崎碌炮台(即石炮台)也在这年建成。书中提到,格兰特的船到达汕头时,“中国炮台鸣炮为礼”,这里说的炮台想必就是崎碌炮台。
  依据多方资料、文章,我们了解到汕头天后宫(俗称“老嫲宫”)在1879年进行了大规模的重建。建成后汕头民间举行了丰富多彩的庆祝活动,非常热闹,郭甦先生翻译的美国斐姑娘著作《真光初临》中对此有比较详细的描写。据说初时的天后宫就在海边,那一带有驳船停靠的码头,旅客一上岸就能看到天后宫前的热闹景象,每年农历三月廿三妈祖诞辰(民间俗称“嫲生”),民间都会举行各种庆祝活动,其中搭建戏台演纸影戏等是少不了的。而格兰特将军当年抵达汕头的日子农历是闰三月廿三日,虽然是闰月,但当年正是重建天后宫的喜庆之年,想必闰月的“嫲生”也仍然会有欢庆的活动,作者在书中写到踏入汕头就碰到有当街搭戏台演木偶戏的,这完全符合“嫲生”节庆惯俗。其实在清朝后期,潮汕地区的纸影戏已经演变成为“铁线木偶戏”,但是潮人仍习惯称之为“纸影戏”。
  格兰特将军当年虽然只在汕头待了一天,但是我们仔细考查一下,他的到来与汕头有若干巧合之处,如崎碌炮台的建成、天后宫的重建,闰月的“嫲生”节庆等。此外尚有一事也值得顺提一笔,就是当年格兰特访华所乘的美国军舰“阿什洛特”号,4年之后竟沉没于汕头附近的海域。该舰系美国内战时期设计建造的蒸汽动力明轮铁甲舰,长期派驻亚洲,多在我国水域活动。1883年2月18日,从厦门前往汕头,在汕头南澎岛以东海域,因遇大雾,触礁沉没。该舰资料记载,“1879年获得一项光荣的任务,就是接载美国前总统格兰特将军,负责他在中国各地的访问”。


你是本文的第12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日报”2018、12、16
作 者: 吴游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古港路名美景美底蕴深厚
  • 下篇文章:百年“柴祠堂”——濠江区达埠邱氏祖祠因与众不同的建筑特色而享誉一方
  •  □- 相关文章

     1879年,汕头接待了一位美国前总统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