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迷信
    迷信是愚昧时代的产物。迷信与反迷信,自古以来就相伴而行。如对鬼神的信仰,作为正统文化的儒家向来是存疑或排斥的。儒家的祖师爷孔丘就“不语怪、力、乱、神”。孔子对鬼神的态度是“敬而远之”。后来,儒家就一直恪守祖训,对神仙鬼怪听其自然,坚持“子不语”,不列其为正经,不予传播。他们未能用科学道理否认鬼神,但将谈神论鬼的记述排斥在经史之外,只能作野史传闻视之。在古潮州,有过许许多多有正统儒家思想的官员,采取上述态度,有的还真能采取行动,戮穿所谓神仙鬼怪的假象,取得反迷信效果;到了现代社会,则有了完全反神鬼破迷信的思想行动。
    历代府县志在对风俗事象的记述中,对迷信鬼神,几乎都持否定态度。清光绪《海阳县志》说:“贫富咸信鬼神,疾病托命于巫。更有称能觅死者,名曰师姑,述生前事,愚妇听至哭泣。…‘其祠庙庵观,无一乡一都不有。每有所事,辄求珓祈签,以卜休咎。有曰降乩者,自称为人禳灾,咒水出符……至登刀梯、卧钉床、走火路等事,多属不经,为可粲耳。”
    《潮州志·丛谈志》记录有几则宋明时其除妖魔鬼怪的事。如《焚庙绝凶祀》记宋政和间潮州通判沈造到任时闻有韩山神,须男女以祭。沈造即焚其庙、毁去神像,得巨蛇,杀之,凶祀遂绝。还有《杀妖蛇》一则,记宋时潮州有一佛寺内有大蛇被祀为神,前后到潮州为官者都祭祀它,有一位太守不信奉它,逢天旱,当地人就说是太守不信奉蛇神所致,这位太守便到蛇神庙去祭拜,“大蛇蜿蜒出”,将他吓得暴卒。时广东经略安抚使胡颖闻此事,命令寺僧将蛇抬出来杀了,将寺毁了,又将寺僧判了罪。
    最为人熟知的是明代有两位潮州知府破除迷信的故事,都在上述志书中记述。一为王源除怪石,一为郭子章驱独鬼。宣德年间,王源任潮州知府,修建广济桥,时闻西湖山有二怪不作祟,一为蟾蜍石,一为人形骷髅石。王源不信有什么鬼怪,命石工将石扑碎,“琢为广济桥用”,并书“潮州知府王源除怪石”勒碑于破怪石之处。石除怪也没有了,可见原来所谓怪,都是谣言传说。另一位万历年间知府郭子章赴任途中便闻潮州城有独鬼“夜现形淫人婢”。郭子章知是歹徒所为,上任后便写了一篇令城隍神驱独鬼的牒文,亲到城隍庙去,并追问司祝者:“独鬼是什么形状?”司祝说:“独鬼知道知府大人要叫城隍缚他,他赶快走了。”独鬼是何物,与司祝又什么关系,不难推断。
    清代也有许多官吏破除鬼神迷信的事例,最坚决的莫过于雍正年间曾任普宁、潮阳知县的蓝鼎元。他是一位正统的儒家学者,主张除崇祀儒家圣贤和祖宗、忠烈外,余者皆视为旁门左道。他在其所著《潮州风俗考》中,多方面抨击潮州陋俗,其中列举了“沉迷风水”、“信巫觋”等等迷信事象,说“鬼怪盛而淫邪兴”。所以,凡遇迷信害民之事,他都坚决清除。潮阳城有个巫婆林妙贵,自称后天教主,人称仙姑,与其自称仙公的奸夫胡阿秋狼狈为奸,在城北建庙,妖言惑众,说能役鬼驱神,为人治病求子,能使寡妇再会亡夫。远近各县求之者甚众,痴男怨女数百人尊之为师,日夜胡混,伤风败俗,甚且还演戏多日,大张旗鼓。蓝鼎元闻知,急令衙役拘捕,岂料这些衙役也怕“神仙”,豪绅宦眷也从中庇护,结果没有抓到一个人。蓝鼎元便亲自带队直捣妖穴淫馆,从密室淫床中现抓到十余人,并缴获能令人闻之便醉倒的闷香(迷魂香)等一批罪证,讯知其害人骗人真相,将主犯胡阿秋、林妙贵缚赴游街示众,大枷处死,再将淫祠没收,改建为棉阳书院,成为潮阳一县文教重地。
     清代末年至民国初年,潮汕接受科学知识的渐多,一部分先进知识界和官吏,已完全不相信有鬼神之说,并坚决铲除迷信。清末潮阳县东山高等小学堂总教习、民国初年首任潮阳中学校长萧凤翥就是其中一人。萧凤翥初任东山书院高小学堂总教习时,其校址附近神庙甚多,迷信风极盛。当时东山校门前是“望仙桥”旧址,有两棵大槐树,被一些善男信女当作树神祭拜,人来人往,烟火缭绕。萧风翥命校工阿尾搬掉香炉,将地方清扫干净,阿尾迷信,他对两棵槐树说:“我是奉校长之命而干,求树神宽宥”。晚间回家后,心神不宁,大嚷大叫,头痛恶心,浑身不畅,由家人向萧校长请假,萧凤翥给了些钱,嘱延医服药,然后执手杖,对着槐树喝道:“你果其作怪,我明天把你连根挖悼”。阿尾家人十分骇异,将情形告知阿尾。翌日阿尾竟神志清醒,疑虑消除,照常上校工作。接着,萧风翥将东山古迹“曲水流”附近庙内“水仙爷”、“注生娘”等神像搬出焚毁,引起县城当时一番轰动。当时棉城一些地痞流氓,经常利用神像敲诈商家富户,常在半夜三更,到城隍庙内搬出“皂隶”神像,置于富户或商店门口,翌晨向其主人敲诈钱财。有一次,地痞流氓搬两身“皂隶”像,置于萧风翥住宅“耐轩”门口,翌晨,萧风翥发觉,即将神像焚毁,并联系当时治安部门,惩办肇事流氓,从此杜绝地方弊害。一次,萧风翥家中的小孩患麻疹,家属求神祷佛,安设“娘炉”,萧凤翥对此进行劝阻,以科学道理告诫家属应请医诊治,并将家中“娘炉”销毁。影响所及,不少亲朋戚友亦仿效其做法。萧凤翥认为人死后,按照家庭财力,办理丧葬,毋须延僧理忏。他认为诵经念佛,事属虚幻,乃浪费人力财力,毫无意义之举,告诫家属遵守教训,传说在他死后其家属子孙,并无办理延僧念佛之事。
    民国时期,各地政府也曾有多次破除迷信活动。如1929年揭阳县长吟学吕就曾派兵将城隍神扣留至县衙内,故有五年间揭阳城没有游城隍神。可惜各地的反迷信行动没有坚持不懈,或以罚代禁,甚至有收受贿赂,一任迷信活动肆行者。
    新中国成立后,经过土地改革等一系列运动和经常性教育,封建迷信大为减少。但“文革”期间破“四旧”、“横扫封资修”,连一些政策允许的宗教信仰活动也被横扫,极左行动,使人们反感。近年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允许法定的宗教信仰自由;但有些迷信思想严重的人,借此大搞封建迷信,有些地方十分严重,造成诸多悲剧。各地政府以及有关群众团体,既因势利导,宣传宗教信仰自由,也宣传无神论;有些地方将群众祀祖活动,引向追念先人创业功德;将祭拜先贤英杰引向爱国兴邦的学习和学术探讨;将游神赛会,引向健康的游艺比赛;将宗教信仰引向发扬善心爱心,多行公益善举,为社会作贡献。



你是本文的第3493位读者
来 源: 《潮汕民俗》
作 者: 郭马风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帝王名贤清官及英雄崇拜
  • 下篇文章:潮汕铁路和火车
  •  □- 相关文章

     破除迷信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