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知县
    安定枚,镶红旗人,康熙四十年,由史监出任普宁县知县。据说安是清廷某王爷的女婿故俗称为安姑爷。他听说普宁县地有“三山五屿满盘珠”的雅号,因而自领来普宁任知县,到任后,虽不同想象中一样,但见县城在万山之中,四围峰峦耸立,如屏似(尸衣),奇丽不比其他县地差,也就安然就任。
    当时,普宁县境,只辖黄坑一都,人口仅万余,又历经贼寇灾劫,田园荒芜,县境幅员小,田租赋税沉重,不少农民由于生活困苦所迫,只得挨饥冒风寒,到盐岭一带,肩挑私盐,换点钱来充饥过活。对于穷人挑私盐贩卖,官商巨富,恨之入骨,因而常派出盐警兵丁,四处缉掠,被抓捕的人,送到县衙究办。当时,安知县升堂问案,看见数十个被抓的挑盐农民,都是受饿挨冻的人,面色苍白,身瘦如柴,又衣衫褴褛,头戴破竹笠,形状实是可怜,遂生恻隐之心。问案时,对贩私盐的说:“你等为何要挑私盐贩卖?”众口同声,都说是因生活所迫,而起早摸黑,靠苦力图活命,请求太爷怜情开赦。安知县说道:“既然挑私盐要拿办,你们为何不走?”这些挑私盐的,都是老实农民,听后一时懵懂,不知如何应答。老衙卒悉知火爷内意,暗地里对桃私盐的说:“太爷叫你们走,你们为何不走?!”挑私盐的才领悟其中意思,因此一轰而散。共中有二、三个穷民,丢掉竹笠,猛回头去取。此时,安知县更相信这些挑盐的,确是穷苦人家。此后,安知县因怀念穷民,网开一面,设立一秤,悬挂在街头和盐商门口,名叫砧秤,并示明凡挑盐超百斤的,才算是私盐。因此秤称码大,所称重量比市秆重约一倍。肩挑盐者,虽力壮每人亦未能挑盐超过百斤。
    安知县在普宁任内,适逢钦差巡按,巡政各县,自潮阳将至普宁。安知县因是旗人,又是皇亲,自然等闲视之,有探子飞报说:“巡按抵达坡乌、鸣岗官路,太爷应出迎接,以免失礼!”安知县处之泰然,命衙丁拿他的朝靴,放在城南门口。巡按到了,见靴大惊,知知县乃是旗人皇亲,慌忙双膝跪下俯伏叩头。这时,安知县抱小孙子出来,命衙役抬挂椅在南门前,安位坐下,对巡按说声:“大人请起!”巡按起立一旁,取出银绽二百两,送少公子赏面买糖果,然后略叙几句客套活,揖别太爷,当夜驻宿文祠,不敢扰动太爷,一闻鸡鸣立即起程,直抵揭阳。揭阳知县不明其中原因,按行程计尚未抵达,故未安排迎接,致失礼接,被钦差斥责,罚银二百绽,以此来抵销其赔礼费用。事后,便传出了俗谚:“普宁水泻揭阳。”
    安知县在普宁期间,做了有益于人民的事,因而,当时士绅村民,对他有了好感,在县衙东侧建了一座安公祠,以表示敬仰思念之情。



你是本文的第2303位读者
来 源: 《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广东卷普宁资料本》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食桌
  • 下篇文章:倒枫树村
  •  □- 相关文章

     气昏毛知县
     木屐换洋枪
     八勇士投军
     种菠萝的人
     古大存的传说
     贺总指挥不怕炮弹
     宝病床
     一马九箭
     袁虾爷冤死午门
     买翰林的故事
     海瑞进香
     食鱼赦粮
     改祠名的故事
     林三升
     锄头口与锄头柄
     郭光轶事
     一胜十八
     老仔殊智赚画不如
     林凤祥的传说
     欹头四舍
     文曲星压邪
     怪人吴复古
     拳师阿泰
     神箭手与剃头曾
     恒楚传奇
     侠僧驱倭寇
     朱丽儿善对的传说
     杨柳芳与林天钧
     徐友根巧中武秀才
     保名节怒踢亲儿
     神医黄半仙
     九月梅开结良缘
     巧缩字模
     八贤扬名北京城
     陈希吸与孝子蚝的传说
     八贤上京
     郑白崇的彩屏
     黄国祥中举,全邑挂灯笼
     郑旻与邹堂梨
     郑旻与钱岗蚝
     院前庙的传说
     御赐玉白菜
     明太祖封证木
     刘业勤两任揭阳县令
     林德镛与康熙皇帝
     字仙罗双举
     有关“林则徐在普宁”传说四则
     筒米打揭阳
     铁山许阿梅
     桃花公主
     司马和司马第
     刘进忠大战寒妈径
     林则徐之死
     安知县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