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郡马
     练江下游有一条小溪,古时候,小溪两岸长满芦苇,人们把这条小溪叫做芦溪。芦溪北岸有一小山,名叫龟山。这龟山,远看是小北山的馀脉,近看又像是大南山的落龙。山上,四季树木翠苍;山下,春夏芦苇的碧波连龟海,秋冬芦花如雪映南山,风光旖旎,景色迷人。唐禧宗光启三年,福建晋江人吴驹到潮阳任县令,一踏上潮阳这片神奇的土地,他就被潮阳美丽的山水和古朴的风情吸引住了。任满时,他萌起在潮阳定居的念头,就与妻子商量。话刚出口,妻子就说她昨晚梦见一白髯仙翁来到她面前,对她说:“北山南,南山北,地址选得准,将来子孙占踞潮阳一大角。”正想问个究竟,白髯仙翁却化阵清风不见了。吴驹听了笑道:“贤妻之梦与我的想法暗合,我昨天往蚝坪处理完公务,顺便视察芦水两岸。登上龟山,环视四野,放眼远眺,那里的地理位置恰似神仙所说,在北山之南,南山之北,那里的土地广袤而肥沃,是一片未开垦的富饶而又神奇的土地。我被那里的山水迷住了,打算将来到那里定居。”
    经过反复的考察,吴驹终于决定在芦溪边落地生根。后来,吴驹一离任就带领儿女们到芦水边披荆斩棘、艰苦创业。他和他的子孙们在这里繁衍生息的经过暂且按下不表。单说到了南宋年间,吴驹的第七代孙吴珩考中举人之后,深感仕途多艰,又难舍乡居生活,因而致仕在家。惬意的村居生活并不能使吴珩心宽体胖、眉头舒展。因为他见大哥吴龋及堂兄弟们都儿女成群,而自己年过而立尚无子嗣,所以闷闷不乐。隔年,天从人愿,吴珩之妻产下一子。中年得子,喜上眉梢,为儿子取名少颜。
    转眼间,少颜五岁了。父亲开始教他读诗经,他记性极好,过目成诵,进步很快。到了七岁时,他就开始涉猎其他书籍了。但他并不是整天钻在书堆里,学习之余就与村里的同龄人到芦溪中嬉泳,游泳的中间,他常单独上岸,手捧溪泥涂遍全身,然后躺下晒太阳,他父亲见了诘问于他,他说:“锻炼好身体,才有读书的本钱。”父亲口中虽没说什么,心中却暗暗为儿子有见地而高兴。有一天黄昏,少颜单独到溪中洗浴,由于兴起,越游越远,游到邻村地界。突然,他发现溪边有一大鲤鱼钻于芦苇丛中,被苇杆缠住了,无法脱身。他忙上前把鱼抓在手中,准备顺流游回家。这时,邻村的几个比他大的孩子蓦地出现在岸边,不由分说就跳下水中夺鱼,上岸扬长而去。少颜追上前据理力争,由于对方蛮不讲理而撕打起来,结果,鱼夺不回,人也被推倒在水中。这时,恰好他的伯父吴龋路过这里。吴龋官任宣教郎,上月回乡省亲,今天往邻村会友。见侄儿小腿被苇叶割破流血,问明原委,即用草药为他止血,并带他把鱼追回。回家后,吴龋在弟弟吴珩面前夸赞少颜有胆略时,一向倔强的少颜却流下了眼泪,父亲见状责备道:“男子有泪不轻弹,你枉为男儿!”少颜擦干眼泪说:“动情就会流泪,无情未必真豪杰!”吴玖吴珩两兄弟相视而笑了。
    第二年,少颜八岁了,父亲把他送到桃山接待庵读书。在学期间,塾师对这个好学而性格刚强的少年极为器重,每逢吴珩送米粮到学馆时,塾师总在吴珩面前夸赞他。少颜十岁那年十二月底,吴珩来接儿子回家过年。这天天气特别冷,上船时,西北风如刀,刮得船上的人们直打寒颤。少颜自告奋勇坐在船头,为父亲以及同船回芦溪的人挡风,大家都夸说少颜是个孝子。船过深浦江面时,少颜想到船外解手,站在船舷上左顾右盼,都找不到合适的地方。稍一犹豫,就于船边顶着扑面而来的西北风小解,小溲被风刮成毛毛水点,毛毛的尿水不但溅在少颜自己的身上,也溅进船仓中。父亲见状,当场把他责骂一番。回家后还喋喋不休地责备他枉读诗书,将来一定不会长进。母亲忙问缘由,准备解围。见母亲动问,少颜才嗫嚅地回答道:“船向西行,东有太阳神,左有北斗,右有南辰,我岂能顾自家而得罪太阳神和南辰北斗星君乎?”母亲听后忙说儿子有道理,父亲也恍然大悟而解颐了。从此,吴珩知道此子将来定有长进而更加严厉地督促其刻苦读书。到了十二岁时,少颜已成为一个饱读诗书,才思敏捷,出口成章,风度翩翩的美少年了。刚好辞官回家的吴龋对这个侄儿更是爱护有加,悉心指导。隔年秋天,吴少颜前往参加府试。
    那天,潮阳的学子们陆续来到龙井渡头,准备乘船前往潮州,参加府试。因黄龙、贵山二都的学子未到齐,上午无法开船。刚过午,风云突变,骤雨倾盆,龟头海上浊浪滔天,船不能开行了,大家只好回到桃山接待庵住宿。可是,小小的桃山接待庵怎能容纳全县所有上府城应试的学生呢?当晚,有人靠于门边,有人打盹于檐下,挨过了一个漫漫的长夜。是夜,少颜辗转难眠,思潮翻滚,他暗暗发誓道:“将来若能发达,定要扩建桃山接待庵,让全县的学子上城时有一个安身的处所!”
    宋宁宗嘉定戊辰年,二十二岁的吴少颜终于在龙年跃上了龙门,考中了进士。喜报传来,芦水欢歌,芦花起舞。吴龋、吴珩忙发请柬,宴请亲朋和乡绅,欢庆一番。这一天,胪溪两岸灯笼高挂,鞭炮震天,为庆贺吴门又出了一个进士的宴席开始了。正当大家举杯祝贺时,伴随少颜上京的老家人阿福突然风尘仆仆地回到吴府,把吴龋、吴珩两兄弟拉进房中,然后小声地诉说一阵,有顷,吴龋独自回到客厅招呼客人,并对客人们说:“舍弟因高兴过度,有些不适,请大家海涵。来,继续添杯!”大家见吴龋手中举杯,脸上却露出一丝愁云,都投去疑惑的眼光,一场欢庆的宴席突然笼罩在一缕淡淡的阴影之中。
    吴珩为什么会有些不适,喜庆的氛围为什么会罩上愁云呢?
    原来,宋宁宗庆元二年,韩《庑胄当权,为达到其政治目的,指责理学家朱熹所提倡的理学为伪学,在朝中罢逐朱熹等一批正直无私学者的官职,并规定以后科举取士及荐举官员,必先具结申明并非伪学,连《六经》、《论语》、《孟子》诸书也定为禁书,吓得好学之士人人自危。到了宋宁宗嘉定戊辰年,韩侂胄伏除已久,然一直未为朱熹的学说正名,与朱熹有关的禁令也一直延续下来。吴少颜考中进士之后,主考官也要这帮新进士具结申明并非伪学。吴少颜非但不具结,还当众为朱熹的学说平反、正名,指出责理学为伪学是错误的。这一行动,被主考官视为期君,奏明皇帝,打入天牢,准备问斩。陪吴少颜上京的家人阿福吩咐书童在京打听消息,自己连夜奔回潮阳。赶到芦溪时,适吴府设宴欢庆吴少颜高中进士。吴珩接到阿福的禀报,顿时昏了过去。
    正当胪溪的乡亲们为吴少颜的安危担心时,又一喜讯传来,说吴少颜平安无事。吴龋大喜,忙将赏银的红封送到差役手中,差役却拒不接受,开口说:“今日要老爷赏双份红包!”
    “却是何说?”吴龋正色问。
    “吴府双喜临门呀!”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
    吴珩忙接过手拆开一看,喜形于色地对吴龋说:“大哥,应该赏双分红包。”
    吴踽把信接过,看后说:“应该,应该!”
    差役走后,吴龋朗声说:“这一回芦水两岸要遍地欢歌、大庆一番了。”
    为什么吴龋要这么说呢?大家听我慢慢道来——
    原来,宋宁宗的叔父赵皇叔是朱熹的好友,他曾与宁宗之母吴太后一同劝阻宁宗勿兴党禁倡导理学。吴太后死后,朱熹被诬陷,他孤掌难鸣,无力相救,深感内疚。韩侂位胄伏除后,他曾想为朱熹正名,奈未有机会。这一天,戊辰科副主考礼部张侍郎前来拜候,皇叔问及这一科的进士中有没有突出的人物时,张侍郎忙道:“这一科的状元、榜眼、探花皆有家室,下官于进士中选中一人,可作皇叔的乘龙快婿——”皇叔一听大喜说:“如此,孤王心中又可放下一大石了,未知此子姓甚名谁?”张侍郎却叹了一气说:“此子人品才学俱佳,但已被主考官打入天牢,候旨问斩!”
    “此是何说?”
    “事因如此如此。”
    赵皇叔听了张侍郎的话当下陷入沉思。原来,赵皇叔生有七女一男,两个大女儿皆已出阁,尚有五朵金花待字闺中,夫妻两人正为五朵金花的婚事而心事重重。月前,礼部张侍郎在他推荐下任戊辰科副主考时,皇叔曾托他留意物色佳婿。谁知张侍郎物色的人选却被打入天牢,这真是好事多磨啊!一想到吴少颜因为朱熹正名而被降罪时,赵皇叔心头一震,顿生一箭双雕之计……有顷,他即进宫求见皇帝。
    当宋宁宗问他何事进宫时来。皇叔说:“为你三妹终身大事而来。”
    “皇叔选中何人为郡马?”
    “新科进士吴少颜!”
    “此人迷恋伪学,皇叔为何要选他?”
    一听宁宗提“伪学”,赵皇叔即针对“伪学”一说为朱熹正名,请求皇帝释放吴少颜。皇帝听了赵皇叔一席话,顿时醒悟过来,然朱熹的反对派俱已伏除,只好降旨为朱熹及其学说正名,并为新科进士吴少颜赐婚,封为郡马,择吉完婚。
    赵皇叔回王府后,即在夫人及五个女儿面前将皇帝赐婚之事宣布。赵王妃一听大喜,四个妹妹都为三郡主祝贺,但三郡主却不以为然。原来,三郡主是五朵金花中的姣姣者,她心高气傲,认为吴少颜不过一进士而已,岂能与她堂堂郡主相配,且不知其人品相貌如何,因而拒不从命。这可急坏了赵皇叔,皇帝赐婚,女儿不从婚事有欺君罪呵!老人家苦思无策,竟气急败坏地责备夫人教女无方了。赵王妃则捶胸顿足,几欲跪求女儿。而三郡主性格倔强,说一不二,除了门户不对为由外,她认为她对吴少颜的才智学识都一无所知,要她听从,万万不能!四个妹妹除了宽慰母亲外,都轮流到三郡主房中劝说她。
    吉日将近,三郡主却未见回心转意,一家人急得团团转。这天,三郡主正在花园里赏花,小妹七郡主又来到姐姐跟前,姐妹二人仅三言两语就争吵起来。小妹慷慨陈词,要姐姐听从君父,做到忠孝两全,以留名青史;姐姐则说妹妹不是个中人,那知个中苦,自己不埋头读书刺绣,却来多管闲事!妹妹言辞激昂竟撕下脸皮责姐姐不忠不孝,大逆不道;姐姐则反语相讥说:“你若是孝女忠臣,何不去嫁吴少颜?”七郡主听后赌气地说:“我为父母所生,定从父命,忠君国!”
    “好!你忠孝两全,你去嫁给吴少颜!”
    激于义愤,七郡主决定为父分忧,代姐出嫁!
    赵皇叔为解窘境,只好依小女之计。
    皇帝赐婚,郡主招亲,整个临安城热闹非常,一场隆重的婚礼即将开始。
    风流倜傥,温文尔雅的新科进士吴少颜在礼部侍郎的陪同下,来到王府前跃下骏马,步入大厅;七郡主在伴娘和丫环们的簇拥下也向大厅走来。而在大厅旁边的厢房中却有一双俊美的丹凤眼冷冷地注视厅中的一切。突然,那双丹凤眼眼光一亮,蓦地,眼眶溢出了一滴珠泪!随着泪珠的挂下,丹凤眼的心头也卜卜地跳起来:原来吴少颜竟如此英俊美貌,简直是潘安再世!她在急剧地思索着……
    傧相正喊声大礼开始时,大郡马对他的岳父赵皇叔说:“前来宣读赐婚圣旨的钦差王公公尚未……”
    赵皇叔打断道:“王公公已步进大门,大礼开始吧!”
    王公公宣读圣旨后,傧相即高喊:“先拜天地——”
    新郎新娘正要跪下时,突然从厢房中传来一声“慢——”随着这一喊声,一个盛装的女郎突然来到大厅中,站在赵皇叔面前说:“父王,我来迟了,应与吴郎拜堂的是我呀!”
    原来是三郡主!大厅上的人们都被三郡主的出现及其行为愣住了。当大家尚未回过神来之时,三郡主推开了七郡主,拉着吴少颜要与少颜同拜天地。这时,七郡主忙扯下红盖头与三姐争起新郎来。
    姐姐说:“我是皇上赐婚!”
    妹妹说:“我是服从父命!”
    一个说:“我有婚书为凭!”
    一个说:“我有圣旨为据!”
    二人各指责对方欺世盗名,有欺君之罪。一人在左,一人在右,各自拉着吴少颜的手争夺着,弄得新郎左右为难,一头雾水。在二姐妹争得不可开交、大厅里的人们正不知所措之时,赵皇叔忙拉着王公公到花厅去,礼部侍郎把吴少颜引到赵皇叔书房,大郡马也忙示意伴娘及丫环们把二位郡主分别扶到厢房,原来喜气洋洋的赵王府顿时沉浸于死寂之中。有顷,赵皇叔与王公公二人匆匆向皇宫走去。
    皇帝正在宫中与妃子们玩乐,见皇叔到来,就问:“皇叔不在家中主持婚礼,到来何事?”赵皇叔奏曰:“启奏万岁,老臣教女无方,罪该万死,望吾主赦罪——”
    “却是为何?”
    “只因……”
    “皇叔勿慌,慢慢奏来。”
    “望万岁赦罪……”
    “赐你无罪,有何事慢慢奏来。”
    “只因……幼女无知,要与其姐争夫……”
    “原来如此,天下美男子很多,何必争个吴少颜?”
    “这——”
    “也罢,既然七妹要与三妹争夫,就让她们共事一夫吧!”
    “谢主龙恩!”
    于是,宋宁宗命王公公再往宣读圣旨,让七郡主与三郡主同嫁吴少颜。
    作为新郎的吴少颜,开始不明真相,后来从二姐妹的争吵中,他才猜到原因。为此,当王公公再次宣读圣旨时,他拒不接旨,并表示愿与七郡主白头到老,而不愿被三郡主所玩弄!这可使赵皇叔为难了。赵皇叔深爱吴少颜这刚强正直的性格,他心中暗喜道:“这才是我的好女婿!”但为了皇家的面子他还是好言劝慰吴少颜。在众人的劝解下,少颜才勉强接旨。
    第二天,吴少颜在其岳父的陪同下,上殿谢恩,皇帝见少颜果真才貌出众,龙颜大悦。为表彰他为朱熹的理学正名,特封他为“双郡马”,官拜迪功郎,并赐他择吉省亲,到故乡建迪功府!少颜谢恩后,奏曰:“臣祖先未有祠宇,且潮阳众学子也未有读书之处所,臣意欲将迪功府建为韩祠和学馆,请万岁恩准!”皇帝听后,高兴地说:“准卿所奏,赐卿回乡,同时建造韩祠和迪功府,并为潮阳之学子扩建学馆!”
    于是,吴少颜于次年冬天带着二妻回乡省亲,二妻一踏上潮阳,见潮阳四季如春,就深深爱上潮阳这美丽的土地,后来回乡定居。
    从此,双郡马的故事也在潮阳流传。




你是本文的第1790位读者
来 源: 《潮阳民间故事》第五集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石子石子无你我先死
  • 下篇文章:双忠圣王与韩愈
  •  □- 相关文章

     双郡马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