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歌谣中的舂米习俗
     翻开《潮汕歌谣》,里面有不少关于挨砻、挨磨、舂米等民俗事务。反映了旧时代人民生活的痛苦,寄托改变悲惨生活的愿望。如:
   共嫂挨砻共嫂舂,给嫂掖糠满头湮。
   共嫂挨砻共嫂筛,给嫂掖糠满头台。
   后台亦有深河水,跳落河水哭哀哀。
   挨呀挨,挨米来饲鸡……饲猪还人债,饲牛拖犁耙。
   又如:
   臼头舂米心头青,怨父怨母怨大家。怨我爹娘收人聘,叫我细细怎呢会理家?
   臼头舂米目圈红,怨父怨母怨媒人。怨我爹娘收人聘,叫我细细怎呢会做人?
   臼头舂米伤着腰,夫婿听知匆匆潮;寻无乌鸡来补腹,寻无杉板来押腰。
   臼头舂米伤着脚,夫婿听知走来哈;寻无乌鸡来补腹,寻无杉板来押脚。
   挨砻磨谷子,臼头舂米是繁重的劳务。从前,一个四、五口人的普通农家,每次挨砻要磨几箩谷,每月要舂米三、四臼。每次舂米要背着用生铁做的碓头,加上碓身百斤重。舂米时,用脚踏碓,碓头起落够吃力。要舂白一臼米,最少舂了三百下,要花近一个钟头。不少人舂得大汗淋漓,喘气不已。
   历来女人嫁人,做了人家媳妇,就要干着这种挨砻舂米挑水的家务活,这些粗活很苦,无怪乎《歌谣》唱出妇女的心声:“臼头舂米目圈红”“叫我细细怎呢会理家”。
   新中国成立,妇女得解放。尤其改革开放的今天,极大解放社会生产力,农妇解除了繁重劳务。磨谷舂米用上现代化的碾米机,再不用“挨呀挨”“臼头舂米”了。
  



你是本文的第1084位读者
来 源: 《潮州日报》2004-08-05
作 者: 卢锦标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冰臼奇观
  • 下篇文章:“祭鳄”的民俗演绎
  •  □- 相关文章

     潮州歌谣中的舂米习俗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