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山走笔
    总是有一些人和事,在记忆里呆久了,会慢慢变得抽象起来,在某一天蓦然回想时,便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往深里走,才逐渐在脑中变得清晰起来。对一个地方的记忆,也是如此。

    也不知怎么的,我竟然想起孩提时候的塔山,那景色便也渐渐地叠进我的脑海中……

    孩提时的塔山,一切都来得很原始,原始得连不懂事的我,都觉得有点荒芜了:几个废墟般的亭子,散落在草丛中的古石碑,在草中居然经常能见到抛露出来的半只近乎腐朽的绣花鞋;半山腰的平地上还伫立着一座已经坍塌得差不多的古庙,而在那丛林间,会隐隐地见到一间茅屋,走近便可见到门口的小板凳,刚劈好的一堆柴……主人呢?却不见踪影……

    孩提时的我就经常这样走在塔山的野径中。

    走着走着,禁不住就会想起老人们讲过的故事,想起樵夫或书生在山中迷了路,遇到仙人或妖怪之类的离奇古怪的故事来。对于那时好奇的我来说,塔山在我的脑海里是多么神奇莫测!

    顺着石径爬到半山,一湖碧水便映入人们的眼帘。曾记得小时候也听过关于这湖的很多传说,但现在,先人们却利用这得天独厚的优势,把那一湖碧水改造成滋润一方山林的聚宝盆,周围的山林也因这湖水而终年葱绿着,那绿影倒映在湖水里,便把湖水也带绿了起来。湖畔大堤的芦苇也疯长着,高得盖过了大人们的头。拨开芦苇走近湖边,那水是怎样的一个清澈啊!小时候的我们,夏天可以和清凉的湖水亲密接触,到湖里游水,调皮的我们不断地搅动湖水,溅起晶莹的水花;冬天可以在湖边的沙地上追逐,一不小心,水珠跳到我们的身上,便弄湿我们的花衣裳,我们笑着、尖叫着,童年无忧的欢乐把周围的山野也搅动了起来……

    一晃多少个年头过去了,现在的塔山,已是今非昔比了。

    山峦环抱之中的塔山古寺,已是修葺一新。寺门庄严壮观,大殿朱檐翘角直指青天,殿内青烟缭绕,雕梁画栋绚丽夺目。慈祥的三圣佛巨大塑像端坐正殿,慈爱又庄严地注视着你,两侧的十八罗汉神态各异。右边的天鼓,左边的金钟,悠扬地敲响起来,只觉得有一种空灵的气息、一种脱俗的感觉弥漫在大殿之内。

    幽雅精致的亭阁,是塔山的另一特色。亭阁多分两层,飞檐琉瓦,在葱翠的山林包围中依然夺目。闲坐在亭里品茶,和着细细的清风,呼吸着纤尘不染的空气,举目远眺,绿树摇风,山峦叠翠,迂回石径,隐而又现。这时你得到的,岂止是一种回归自然之乐,一种如诗如画的美感?而不由得让人油然而生一种“塔寺庄严称灵地,山清水秀盖粤东”之豪气。

    古迹重修,景点增设,湖光山色相映美,庙宇亭阁自是引人入胜。可我心中的那一湖绿水呢?

    那一湖的碧水却依旧波平如镜,偶尔一两只游船滑过之后,它也不露出一点痕迹来。岸上没有了野长的芦苇,人工栽种的杨柳也婀娜多姿地翠绿着,长长的枝条垂挂在湖面上,随风款款地摇摆,仿佛是一位位少女在湖边梳理着美丽飘柔的长发。几个老翁在湖边垂钓,幽静的山谷,郁郁葱葱的树林……。这时我的脑海中突然跃入李后主的词:“阆苑有情千层雪,桃李无言一路春,一壶酒,一竿纶,快乐如侬有几人”。此时此景,叫人陶然如醉,思绪飘荡,即便有千种愁绪,万般忧愁,却也消融在这盈盈的湖光山色中了。

    今日故里的塔山,也许就将这样地凝固在我的脑海里了……

    




你是本文的第1830位读者
来 源: 《汕头都市报》2005-12-02
作 者: 杜祝珩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潮州地名琐谈
  • 下篇文章:走进夏雨来故乡
  •  □- 相关文章

     塔山的前世今生
     塔山记
     塔山走笔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